家裝現代簡約風格,婉璟專欄:即將消失的家具村和幾千家商戶的黑色星期一

古典裝修效果圖

「家裝現代簡約風格」

2019年9月16日,對于大多數上海人,是一個中秋假日后,再稀松平常不過的工作日。按時起床,上班或上學,回家,和家人一起聊天、看劇,數著還有幾天可以到國慶假日,滿懷期待,滿心歡喜。

但對位于上海青浦區吉盛偉邦家具村的幾千家商戶,卻是一個無法平復心情更難以入眠的黑色星期一。

在這一天,無論是已經在這里扎根開業十多年的品牌,還是在上周才花了千萬裝修的Frandiss,從上午開始就陸續收到吉盛偉邦發來的公函,告知他們所在的這片總規模達42萬平方米的土地,已成為綠地集團下屬全資子公司,未來這里將會變成一座科技園,并引入辦公、酒店公寓等業態。而這里原有的家具建材商戶需要從今年11月開始分批撤離。

9月16日當晚,部分已經接到通知,首輪談判無果、驚慌錯愕的商戶趕到公園路100號,希望能夠得到有關部門的回復、支持。

他們自發建群,互相打氣,安慰情緒過激的商戶,同時也是安慰自己。

在一個有近500人的商戶群中,“冷靜并堅持”“相信”……是他們彼此鼓勵時最常出現的詞句。

9月17日,事件發酵后第二天,我還在外地出差,一早接到家具村的朋友發來的微信,希望能發發聲。

翻看資料不難發現,其實2006年,吉盛偉邦創始人鄒文龍南下上海,打造青浦吉盛偉邦家具村,就是與綠地集團的合作。所以此次綠地集團完成對上海吉盛偉邦家具村的股權收購,并確認進行業態調整,應該說,早在10多年前就埋下“隱患”。

而在告知函的開頭,吉盛偉邦看似云淡風輕地寫下這樣一句話“隨著近年來商業及消費模式發生深刻變化,家具村目前的業態及定位無法滿足市場及周邊區塊的發展要求”,其實透露的或許正是綠地集團作為地產商,對家具村這個看上去不怎么賺錢的“地產項目”的不滿。

幾位不愿透露品牌及姓名的商戶告訴我們,家具村在上海是體量非常大的存在,這次變動可能涉及幾千家商戶的生死存亡。

“不管哪一塊先拆,對于留下來的商戶,經營環境已經變得塵土飛揚。但商戶們卻還要繼續交租金,這件事本身就非常不合理?!?/em>

“目前我們已經停止了對外的所有推廣宣傳,大家都沒有心思了?!?/em>

“(他們)還在發一些比較強勢的內容,故意造成商戶違約的感覺,真的讓很多人情緒很激動?!?/em>

X先生是其中一位愿意直抒胸臆的品牌商,他告訴我們“來這里的商戶很多都是有著長期發展的規劃,“很多人把全部的家當和事業放在這里?,F在說拆就拆,如果賠償不合理不到位,很多人會破產,店鋪的員工會失業,方方面面會造成一系列問題?!?/p>

而自16日消息傳出到今天,我也曾多次向吉盛偉邦相關負責人進行征詢,但截止目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復。

對于這次事件,對于吉盛偉邦截至目前的“不作為”,我想,僅僅代表我認識的這些焦慮等待的商戶(其中也包括我家貓咪的原主人),再次向吉盛偉邦發問。

希望吉盛偉邦和綠地集團能夠做好總結梳理,一一解答,妥善安排:

1、綠地集團對吉盛偉邦家具村的股權收購,從有意向到多輪談判到達成合作,絕非一蹴而就。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,為何吉盛偉邦方面未曾向商戶做出半點信息透露,以至于部分商戶還在進行裝修,新店剛剛開業,租賃合同剛剛簽署?

2、根據吉盛偉邦出具的告知函來看,此次項目升級改造,將從2019年11月開始,為期大約4年。4年時間,對于商戶的撤出損耗,還未輪到撤離商戶的正常業態維護,吉盛偉邦方面是否有系統性考慮?是否有明確的安撫及賠償措施?

3、因為家具村原本定位是面向中高端,商戶本身整體素質都比較高。所以到目前,大部分商戶還是保持冷靜談判及商量的態度,努力爭取,希望此事能夠圓滿解決。那么除了吉盛偉邦本身,收購了吉盛偉邦家具村股權的綠地集團,是不是也應該對這些“被要求撤離”的商戶一個合理的交代?畢竟現在的綠地集團,是家具村的母公司。

2019年,內憂外患、市場環境持續低迷的一年;

大家都在咬牙堅持,熬過去就好的一年;

任何一個環節掉鏈子都會引發蝴蝶效應的一年。

將心比心,誠信做人。(文/陳婉璟)

「家裝現代簡約風格」